1. 首页
  2. 口袋科技客服

东莞往事:单身女主管的欲爱悲歌

口述:陈子(广西北海人)

撰文:胖爷

二零零七年,我离开黄江裕元,来到虎门北栅,进了一家制衣厂。这家工厂主打时尚服装,工人虽不多,但效益不错。工厂拿到订单,多半发往别的工厂加工。

我原本在销售部,同事多是四川人,彼此之间,虽有不同观点,但相处还算融洽。可谁曾想,秋季来临,原来的主管辞职归家。新来的主管,是个女人。

在此之前,我经历过一任女领导。知道女上司不好对付,因此对新领导的到来,颇为抵触。不过,新上司显然懂得为人之道。

初上任当晚,就显示出亲民的样子。还请我们部门几个人,一起去宵夜。大约为了显示自己与民同乐,女主管还豪气地喝着啤酒。

不是拿杯子一口一口地饮,而是直接拿瓶子,开吹。我得承认,这次聚饮,拉近了我们的关系。一众工友,更是对她佩服之极。

喝罢酒,主管还拉着众人去了KTV,唱起歌来。我向来有麦霸之称,但当晚,到底有些慎重。加之,对于女主管未来如何,终究心里没底,因此,有点藏而不露的感觉,想泯然于众。

倒是女主管,大大咧咧地唱起歌。她唱的都是老歌,是那种一听就知晓年龄的歌。不过,她似乎并不介意。席间,还与另一个同事,来了个对唱。末了,又与我们一起合唱。似乎这样才尽兴,才显得与民为乐。

结伴回去时,她还称呼,也想好了。让他们直接喊她“欢姐”。她名字里有个欢字,不过,叫这名字,倒与她晚上的作派气质相吻和。

之后见面,大家都喊她欢姐,唯有我,总以主管相称。每每这时,她便开玩笑一般地批评我,说我脱离群众,与人民为敌。我当面应承下来,答应知错就改,当一个好孩子。她咧嘴一笑,说这对了。

话虽如此,我再见到她,仍以主管名之。时间一长,她也习惯了。于是,由着我一人,单称她主管。

虽表面称其主管,但我心里也慢慢改变了她的看法,心里也便以欢姐相称了。当尤其在她帮我争取工资的这件事上,她的确让我颇为感动。

那时,我进厂尚不足一年,按理说,并未达到涨薪标准。但在欢姐看来,我很有想法,积极主动,创新精神很强,原来进厂时,厂里给我计的工薪就不高。欢姐找了财务主管,不知有了什么法子,真的帮我谋到了这项福利。

当然,她并非对我一人,对其他同事,该争取的福利,她照样积极争取。在这件事上,她的确值得尊敬。

不过,很快我们就听说了一个传言。在这个传言里,与欢姐以前的工作息息相关。她原本在一家大型服装厂上班,手下员工众多,远远超过现在的工厂。当然,她的薪水也不低,加上提成,更加可观了。

她的离开,源于她犯了一个错,她插足了一个男人的家庭。这个男人,在厂里是有些权势的。欢姐爱上他,原本相中了他的才华。

原本男欢女爱的事,是讲不清道不明的。可问题是,她被男人的妻子抓了个现行。据说,当时动静闹得很大,男人的妻子派了几个人,把她的衣服扒光了,拉到工厂门口示众。这就相当于,把她的丑事,在厂里曝光了。

男人倒没什么事,反倒背后到处有人对欢姐指指点点。自然,工厂待不下去了。欢姐想离开,在这件事上,她原本没犯什么错,但必须离开。男人知道自己有过错,提出补偿,欢姐一分钱没要。男人又提出,把她安排到别的公司。她也拒绝了。

她最终依靠自己,面试进厂,成了我们的主管。大约有人嫉恨她吧,不知从哪里翻找到这一段旧事,拿出来供工人们娱乐。

香艳之事最能引人共情,尤其是身边人的男女之情,更容易成为众人的谈资。好在欢姐能力很强,虽有这些花边新闻,但她仍稳坐钓鱼台。

只是,做为她的下属,不免被其他工友调侃。可在工厂打工,该低头就得低头,没办法。

隔年初夏,我有了一次出差机会。后来才知道,是欢姐帮我争取到的这个机会。原本,一起出差是,是另一个同事。但同事临时有事,去不了。于是,欢姐出马,与我一同出差。

那是我第一次坐飞机,不免有些小激动。欢姐到经验丰富些,事先已经告诉我注意事项。原本,我是下属,在途中应该尽照顾之责。可当时,我太缺少经验,以至于手忙脚乱。因此,反而是欢姐照顾起我来。不过,她一点也不介意。

出差在武汉。到了机场,我们打车去酒店。安置好行李,才休整半小时,欢姐就叮嘱我出去,去见客户。

到了客户公司,基本上也都是欢姐在洽商,而我只是静静地听。实际上,也根本不需要我做什么,因此欢姐真正显露了一个职业女性的敬业与能力。

必须承认,欢姐的确有着非凡一般的本事。许多难题,她在谈笑风声之余,完美解决掉了。

见到客户赞许的样子,我知道,这次出差,订单的事,没有任何悬念了。正是这次出差,我见识了欢姐的另一面。必须承认,她特别有才华。

辞别客户,当天,我们马不停蹄,去见了另一个客户。次日,又去武汉几家大的服装市场,现场考察。期间,欢姐与当时商户,以及店中的店人,都作了细致的观察。

当然,这些最终都由我整理,记录成报告。回厂后,呈报给了厂部。这并非属于出差的职责,但欢姐仍把这工作作了。一来涨了知识,二来也为公司作了调研,得到厂报的通报表扬。

事情办完了,欢姐才安心。

欢姐是江西人,我知江西人是吃辣的,也见过欢姐在虎门聚餐时,无辣不欢的样子。可是,到了武汉,才真正懂得,欢姐对辣的钟情程度。

相比于大饭店,欢姐更偏爱街头小店,尤其对深巷的美食,赞不绝口。看她对武汉的熟悉程度,就知道,她来武汉,不止一两回了。

我们坐在武汉的街边,吹着江风,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,吃着烧烤,喝着啤酒,那种感觉特别美气。

武汉的街边,美女如云。像是无意一般,欢姐突然问我,武汉女人好看吧?我看了一眼欢姐,虽然她是酒中高手,但毕竟喝了些酒,脸上浮现一层红艳。

这红艳以前我在东莞也见过,但此时此刻,在异地他乡,我与欢姐两人,就显得特别亲近。就好像,你在异域他国,见到中国人,会特别亲切一样。

我当时不知哪里来的勇气,对她说,武汉的女人再漂亮,也没有我们欢姐漂亮。讲话时,我特意把“我们”一词作了强调。

不得不说,即使明知是奉承话,但女人也是喜欢听的。欢姐是女人,自然也喜欢听好话,尤其喝了些酒,身边又无相熟的人。风吹过来,吹在脸上,感觉特别凉爽。听着这样的话,心里更加舒适。

回到洒店,我们各自散去。回房后,我把浴缸放满热水,才钻进去,躺下来,拿起一本小说,静静地看。

在浴池里泡了半小时,用净水冲洗身子,这才出来,回到房间,透过窗台,看着远方的夜景,有种做梦一般的感觉。

正在想象着东莞的工友,床头的电话响了,接起来,是欢姐打来了。她说头有些痛,可能感冒了,身体发软,想让我帮忙去买点感冒药来。

我赶紧披上衣,下楼买药。等找到药店,上楼来。站在欢姐门口,按了按门铃。欢姐开了门,看她的模样,却不像生病的人。

我随她进屋,她穿了一件睡袍,披散着的头发,大约刚洗过,还未完全散开。

我放下药,又去找杯子,倒来开水。欢姐接过水杯,喝了药。她一直不说话,我也不说开口。于是,沉默了一分钟。

我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,正不如如何是好。欢姐问: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是坏人?

这话讲得无头无尾,我却一下就明白了她的意思,是指厂里关于她的流言。虽然,此事过去了很久,但她一直记在心里。看来,这种事,会影响一个人的一生,尤其是女人。欢姐至今未婚,大约正缘于此吧。

我告诉欢姐,我并不会简单地把这个世界一分为二,我们应该允许存在第三个颜色,河流也应该有第三条岸。

我的这一番讲述,得到了欢姐的认可。当晚,她在我面前,显示了一个弱女子的形象。女人,不管平时多么强大,到了夜晚,总是需要有人关爱,渴望有人怜惜的。

酒店的灯光,映照在欢姐身上,把她的好身体衬托得更加优雅。她平时注意保养,一点看不出来,是个已满四十的女人。从侧面看过去,即使年轻汉子,也能被她的身体吸引,激发出许多想象来。

我这个人,最容易与人交心。只要一个人对我有一丁点好,我就恨不得掏心掏肺。这习惯当然不好,尤其在职场,更是大忌。可这么多年,想改也改不了,习惯了。

当晚,我讲出那番话,又由着话引子,讲了许多。其中,有不少对欢姐的赞美之词。她听得很认真,看得出来,她很认可我的谈话。

对谈结束,她的感冒似乎也好了。我放下药,退身而出。

次日,我们坐飞机返回东莞。

这次出差圆满完成任务。我深知自己没作什么贡献,但每每与人谈起,欢姐总夸赞我做得好。我又喜悦,又羞愧。

工作中,我愈发认真了,想让欢姐的赞美,名副其实。

半年后,欢姐突然离职了,是被迫离职的。原因在于她恋爱了,只是,她所托非人,那男人亦是已婚之身,在另一家制衣厂上班。那家工厂,与我们厂有些业务往来。

如此说来,欢姐已是二进宫,厂里流言再起。甚至,有个对欢姐恨之入骨的同事,私下里鼓动对欢姐的讨伐。因为有人暗中推波助澜,此事很快在工厂人静皆知。

那些此前不论人是非者,也开始参加进来。他们认为,两次犯同样的错误,足以证明,她是一个坏女人,专门破坏别人家庭。

欢姐的离职手续办得异常快速,走得悄无声息,好像生怕我们去送她一般。

欢姐离开不久,人事部门突然找到我,有意让我升职。我自知无法胜任,一时犹豫不决。人事说,欢姐推荐了你。她这个人,虽说有作风上有些问题,但能力大家公认。她推荐的人,我们相信没有错。

对我来说,这当然是好事。只是,这意外之喜,让我忐忑。不但担心自己能力不够,更觉得自己好像抢了欢姐的位置一样。虽然,她的离开,与我一点关系也没有。

如今,一晃十几年过去了,不知道欢姐过得怎么样了。但我心里,一直感激她,即便她爱过不该爱的人。于我而言,她是有恩者。这份情,值得我谨记一生。(图文无关)

原创文章,作者:僧菜网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forexmir.com/koudaikejikefu/60573.html